武汉学院
ENGLISH | 中文

官方微信

学校新闻当前位置:首页 > 学校新闻

武汉学院改革,让我想起了它

作者:GGB 责任编辑:洪斐 来源:本站提供 时间:2018-01-14 21:07 浏览:4708次

【摘要】2018 年 1 月 13 日,在 2017 年度“陈一丹奖教奖学金”颁奖典礼上,武汉学院创办人、校董会主席陈一丹先生作了《武汉学院改革,让我想起了它》的分享。他先给师生详细介绍了获得首届“一丹教育研究奖”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 Carol S.Dweck 的理论 “成长型心态”,继而分享了他今年游历以色列和哈萨克斯坦的见闻和感悟。陈一丹先生希望武汉学院的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学生都能收获这个 “成长型心态”,在武汉学院迎来最大的一次改革之际,在改革中成长,在挑战中提升!

     老师们,同学们,今天非常高兴又回到了武汉学院,今天分享的题目是《武汉学院改革,让我想起了它》,想起了什么呢?就是卡罗尔·德韦克教授的“成长型心态”,在国内翻译为“成长型思维”。每每在这个时刻又是开春,首先祝全体师生新年快乐!

每每我们谈及新年快乐,一方面来自于对过去一年辛勤付出、取得的进展的欣慰,另一方面,一元伊始万象更新,无论过去如何,新的一年总能带来新的期盼,新的可能。这就是快乐的两个来源:收获和希望。

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我来和大家聊聊天,总结一下过去,展望一下未来,都是满满的喜悦。

      快乐的重要源泉之一,就是获得新知识的快乐。刚刚大家视频里也看到了(视频地址)今年获得“一丹教育研究奖”的美国斯坦福大学卡罗尔·德韦克教授(Carol S. Dweck)的理论是“成长型心态”。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希望武汉学院的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学生,都能收获成长型心态,都能够终身成长。

德韦克教授在她还是年轻学者的时候,研究人们是如何面对失败的。她给小学生相对于他们当时的学习程度来说较难的题目,去观察他们如何应对困难去得到答案。

德韦克教授惊讶地发现,有一些学生的表现出乎她的意料。一个10岁的男孩激动地说:“我爱这个挑战!”,还有一个学生努力地做着测试,并且很开心地表示:“我就是想做这种信息量大的测试。”这些孩子的反应让德韦克教授决定弄清楚这种可以将失败转变为财富的思维模式。

经过研究,她发现存在两种心态,固定型心态和成长型心态。固定型心态相信自己的才能是一成不变的,而成长型心态的人相信,每个人的才能都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来培养的,即使人们在先天的才能和资质、兴趣或者性情方面有着各种各样的不同,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努力和个人经历来改变和成长。

面对失败的时候,固定型心态的人会认为失败是永久的,而成长型心态的人会认为失败是一次学习甚至转变的好机会。面对批评的时候,固定型心态的人会认为是人身攻击,而成长型心态的人会提取建设性意见、发展出新的想法、促使自己成长。

面对新的任务,固定型心态的人会选择简单的不太需要付出努力的任务,他们的心里会觉得“既然才能是固定的,为什么还要努力?”而成长型心态的人选择拥抱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并竭尽全力。面对挫折时,固定型心态的人会轻易放弃,而成长型心态的人认为这是一次实验的好机会,并努力解决问题。固定型心态的人关注显性的成就,而成长型心态的人关注持续成长的旅程。

为了进一步验证成长型心态,德韦克教授还研究了体育界的大量人物,发现拥有成长型心态的人和体育冠军的一些共同点。

第一个就是,他们都认为成功来源于尽自己最大努力做事,来源于学习和自我提高。世界上为国家队进球最多的女子足球运动员米亚哈姆告诉德韦克教授,“每次比赛或者练习之后,如果你走下运动场时认为你自己尽了全力,那么你永远是一个胜利者。美国人热爱我所在的球队,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们真正热爱这项运动,我们对彼此、对每场比赛都付出了全部的努力。”

拥有成长型心态的人和体育冠军的第二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认为挫折可以给人动力,挫折可以告诉我们很多,挫折是一记警钟。伟大的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在从棒球界回归公牛队的第一年,公牛队没有打进NBA季后赛。乔丹自己坦白:“你不可能离开又回来后,依然称霸篮球。从现在开始,我将从身体到思想上都做好准备。”而他也的确在挫折中吸取教训,继续努力,带领公牛队在接下来的3年都获得了冠军。

随着年龄的增加,迈克尔·乔丹的体力和灵活度大不如前,但是为了弥补这一缺陷,他更加努力地训练自己的协调性和动作,比如转身跳投和著名的后仰跳投。他也从只是灌篮好手,成长为联赛中最全面发展的球员。成长型心态的人,能够掌控自己的能力,引导自己一步步走向成功,引导自己维持巅峰状态,而固定型思维的人当天赋无法带他过关斩将时,会抱怨和责怪别人来保护自己。

同样在商界,卓越的领导者也都具有成长型心态。柯林斯在著作《从优秀到卓越》的书中提到,能成为卓越公司的重要因素,是拥有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带领公司走向卓越的领导者,他们谦虚、勇于不断提问并有能力面对残忍的现实。这些领导者都拥有成长型心态,他们相信人是可以发展的。他们并不总想证明自己强于他人,不会刻意贬低他人来显示自己的强大。相反,他们不断尝试进取,让自己身边围绕着他们能找到的最有能力的人,他们仔细审视自己的错误和不足,坦白地问自己以及公司在未来到底需要哪些技能。正因为这些特征,他们才得以站在坚实的基础之上不断前进。

这两种不同的心态在生活中大量存在,而不同的心态创造的世界会更加的不同。固定型心态会限制人的成就,它让人们的头脑中充满了干扰信息,让人们不屑于学习、毁掉学习策略、评论和批评外部世界、推脱责任。

但是,成长型心态能够让人们知道,要想不断成长,需要明确的关注点、全身心的努力、无穷尽的策略和方法,还有共同进步的伙伴。而这一切,都能帮助人们发展能力,并结出丰硕的果实。

是固定型心态,还是成长型心态?是故步自封的自我限制,还是超越可能的自我拓展?我希望你们,武汉学院的每位师生,都能够记住:你是有选择的!

相信很多人会希望拥有成长型心态,不过,在深入我们应该怎样拥有成长型心态前,我想先提醒大家,对于成长型心态,有一些普遍的错误理解,这些错误理解被德韦克教授称为“虚假的成长型心态”。

在座的老师们,尤其要警惕这种“虚假的成长型心态”。很多人将他们身上某些他们喜欢的优点称作“成长型心态”,特别是思想开放、灵活性高的人会声称自己拥有“成长型心态”,但是拥有灵活性和开放的思维,和专注于个人能力发展,是两件事。如果人们远离了成长型心态的真正意义,既,专注于个人能力的不断发展,也就远离了它所带来的益处。还有很多人认为成长型心态只关乎努力,特别是去夸奖别人的努力。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事是努力的过程,并不只是包含努力本身,努力之外,还需要不断尝试新的策略,不断听取别人的意见,集中精神、坚持不懈。这样才能培养出成长型心态。

另外,尤其不要称赞并不存在的努力,当他们并没有真的付出努力,靠称赞努力当做一种安慰,这是一种极大的误解。询问努力的过程,并且表现出关注,就是极大帮助。

第三个典型误解是,成长型心态只是简单地等同于告诉孩子们可以做任何事。不要简单地告诉孩子们“你可以做任何事”,而是要帮助他们获取技能和资源,通过努力达到他们的目标,否则,“你可以做任何事”只是空洞的安慰。作为教育者,必须认真负责起来,创建一个友好的成长型心态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孩子们不会害怕受到批评,他们知道我们每一位老师相信他们有成长的潜力,知道我们每一位老师会全心全意地帮助他们学习。

想让潜能开花绽放需要一定时间,通往成长型心态,也有我们都需要走过的旅程。德韦克教授也告诉了我们要怎样去培养成长型心态,这其中包含4个步骤,接受、观察、命名、教育。我们来一一解读。

通往成长型心态的旅途第一步,就是接受并拥抱你的固定型心态。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拥有固定型心态,这很正常。但即使我们要接受自己的一部分固定型心态,也并不代表我们要去接受它高频出现的事实,以及接受它在出现时给我们带来的危害。

第二步就是要观察自己,明确是什么激发了你的固定型心态,固定型心态的人格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可能你面对巨大挑战的时候,固定型心态的人格会说“也许你没有那么大能力,别让大家发现这个缺点”;可能在你为某事奋斗很久但是进入死胡同的时候,固定型心态的人格会说“放弃吧,这太难了”;可能在你遭遇失败的时候,固定型心态的人格会说“搞砸了事情,这太可怕了,你就是这样的人,不能成事,当然,还有别人的错,都是他们的错”。

想一想,最近一次激发了你的固定型心态的事是什么?在这个时候,那个固定型心态的人格对你耳语了什么?了解固定型心态,明确激发它出现的原因,不要着急评价,先好好观察一下。

接下来第三步,是给这个拥有固定型心态的人格起个名字。你没有听错。来分享一个斯坦福的学生给自己固定型心态人格起名的例子吧。“失败,尤其是公开场合的失败,是激发我固定型心态的主要诱因。在这个时候,我的亨利艾塔就会出现。亨利艾塔就是我给我的固定型心态人格起的名字,她是我挑剔的祖母,在遇到问题时候会立即责备别人,以此来保护自己的自尊心。她拒绝而不是去拥抱失败,这让我担心,如果有人看到我失败,会认定我是个失败者。”让我们来想一想自己的固定型心态人格。如果是你,你会不会用你生活中某个人的名字来命名它?又或者,你是不是给它一个你并不喜欢的名字,提醒自己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当你知道了触发固定型心态的诱因,并了解了自己的固定型心态人格和它对你造成的影响,并且,你还给这个人格起了名字。那接下来,你就是要教育他了,让他和你一起走过这段旅程。当你的固定型心态人格在你马上要走出你的舒适区的时候出现,请欢迎他的到来,告诉他为什么你要迈出这一步,告诉他“我知道可能会失败,但是我想试一试”。你的固定型心态人格原本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而存在的,只是他有时过犹不及。用成长型心态的新方法教育他,他就可以帮助和支持你:让他接受挑战,不要放弃,在受挫后卷土重来,并帮助和支持他人成长。

走完了这四步,并不是旅途的结束。为了让成长型心态开花结果,你还要设立目标,并制定计划。先把这张总结两种思维模式的图打印出来,每天问问自己:“对我来说,今天有哪些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呢?对我周围的人呢?”在思考和利用这些机会的时候,要制定一个计划,然后问自己:“我将在何时、何地、用什么方法开始实行这个计划?”当你遇到挫折的时候,制定一个新的计划,再问一遍自己:“我将在何时、何地、用什么方法开始实行新的计划?”不管你的感觉有多差,都要这样去做。获得成功后,别忘了问自己:“要保持不断成长,我还要做些什么?”

德韦克教授还特别提到了一个很体现成长型心态的词“尚未”“Not Yet”,考试失利,只是尚未通过考试;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也都是尚未达到而已,都是暂时的;任务看起来很难,只是你尚未想到办法,只需一些时间和想新的策略即可。学习这套心态模式的过程中,改变词汇,播种行为,收获习惯,最终改变自己。Change Your word, Change your mindset。

以上关于德韦克教授的成长型心态论述,都来自于德韦克教授的论著。我这次比较详细地与武汉学院的师生们分享这个理论,不仅是因为她是“一丹教育研究奖”获得者,更是因为武汉学院迎来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改革,在改革中成长,在挑战中提升,愿这个世界级的教育研究成果能够让我们的师生受益,终身成长。

这里也分享一下,过往一年的游历和思考。

六月份,我作为成员加入一个中国企业家的访问团前往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第一晚,半夜响起了警报,待我们走下住宿酒店的大堂,才知虚惊一场,警报解除。耶路撒冷,这个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三教发源地,让我们体验了这个冲突之下的和平国度。

      在橄榄山我们俯瞰了整个耶路撒冷全景,在耶路撒冷旧城区,我们看到了这一城区集不同的犹太区、亚美尼亚区、基督徒区、穆斯林区,进入众多虔诚教徒祈祷的西墙(或称哭墙),也沿着西墙地下隧道古迹来回。

      短短几日,我们密集地与当地不同的初创公司和创投机构召开商业研讨会,了解以色列创新生态系统,与政府官员长桌会议了解当地现况和政策之外,印象更深的,是这里古老历史的现代演进和独特的自然地貌——无论是大卫之城、古里安之墓(Ben-Gurion’s Tomb), 阿拉伯部落村落(Bedouin)的骆驼行,还是同为世界遗产的阿伏达特(Avadat)香料之路遗址与马萨达(Masada)城堡、特拉维夫的上空俯视、抑或是内盖夫沙漠(Negev Desert)的越野奔驰、沙漠的绿洲之泉、死海拿着报纸的浮游摆拍,这些你都会有触动。

在中国企业家访问团与当地商界、科技与学术界的交流晚餐上,与我邻席的是希伯来大学校长梅纳赫姆梅·本萨松(Menahem Ben-Sasson)教授。七月校长回访亚洲,我们做了进一步交流,他送了我一本由希伯来大学出版的书籍——《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永远的瞬间幻觉》。爱因斯坦支持了当年希伯来大学的创办,并担任第一届校董会成员以及第一届学术委员会主席。

在书中了解到爱因斯坦对希伯来大学设立的情怀和客观: 一方面他在《给希伯来大学朋友们的信》提到“以色列是地球上唯一一个犹太人可以按照其传统理想塑造其社会生活的地方。我想我们都极为关切,这里的最终局势是有价值且可喜的。要实现这一目标很大程度上奖取决于这所大学的成长与发展。”

另一方面他在希伯来大学1925年创立之际发表了《The Mission of Our University》(《我们大学的使命》),明确指出了“科学工作的普遍性,并且警告狭隘的民族主义。”

十二月的冬季,我前往了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主要围绕两个城市阿斯塔纳和阿拉木图。阿拉木图是旧首都,该国最大的城市,也是传统的经济、文化中心。

     基于长远的考虑,哈萨克斯坦于1997年迁都到阿斯塔纳,建立一座新的城市,原来5000人的小地方,目前已经成为有100万人口的第二大城市,成为该国的政治中心。阿斯塔纳,一切都是新的。2017年的世博会,就在阿斯塔纳举办。

      12月活动已经结束,但世博会主场馆——哈萨克斯坦馆永久性保存和开放,我们在馆里充分感受到了本次世博会的主题——未来能源。冰天雪地的新城市里,树立着一所年轻的高校——纳扎尔巴耶夫大学。该校由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倡议创立,也是该国第一所自治高校,学校以高薪聘请国际教授和学者来大学任教,采用全英文授课。

该校于2010年9月招收第一批学生。建设独特的教学制度和运营模式,与国际接轨;着眼于哈萨克斯坦未来新一代精英人才的培养,留住人才建设本国。从建立之初,这所新大学就肩负起哈萨克斯坦高等教育改革树立典范的使命。

我有一个游历习惯,去到一个新的地方,都尽量去那里的大学看一看,交流交流,多了解多学习,体验不同大学的创立初心、发展轨迹、特色成就和校园文化。然而,各种的学习和参考,都要回到自身,回到我们自己。过去一年,对于武汉学院,我思考最多的是:如何从几百所民办高校里脱颖而出,真正成为一流大学?

上个月,武汉学院校董会改组,校长崔晓晖教授到任。武汉学院树立“建设一流大学,培养行业领军人才”的新定位。上午,我们学校的新图书馆正式开馆了。因为初心不变,当年我们加大了规划、财力、软硬资源的投入,今日逐渐收获了成果。因为初心不变,今日我们加大改革力度,开启重大革新,是为了今日师生的成长,明日学校的收获。硬件的建设,软件的建设,硬件的完善,软件的改革,都是一个不间断的持续过程。过程中,动态中,大家都是为之贡献、为之成长的一份子。

成长型心态模式能解决所有问题吗?不能。成长型模式一定会事业成功么?也未必。但成长型心态模式一定可以让我们变得更积极、更有勇气,让我们的生活充满希望、可能性、并渐渐美好起来。杰出的社会学家本杰明·巴伯 (Benjamin Barber)曾经说:“我不会将世界分成弱和强,或者成功和失败……我会将世界分成好学者和不好学者。”我和武汉学院的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学生一起,让我们更加好学、更加关注自己的成长、共同营造成长型心态的环境。有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和成长,武汉学院才会成长起来!

      结语以一张哈萨克斯坦瑞雪中的梅花鹿照片,送上新年祝福,谢谢大家。